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前個星期清明節回多衣樹的外婆家,現在那所在我小時候還很熱鬧的老房子已經只剩下外公外婆兩位老人了。這幾年,每回去一次,都會聽見村子裏死人的消息。外公家的鄰居,我要叫她“大外婆”,她有三個兒子,兩個已經死去了,一個四十幾歲,一個三十幾歲。為什麼?死在了煤炭山。這次回去,突然想到若干年後,那所老屋子裏沒人了,我們就和多衣樹再沒有聯繫了,因為外公是個孤兒,村裏基本沒有親戚。我問我媽:“到那時候我們還會回來嗎?”她說“應該不會了吧。”當我們的子孫,日後在地圖上看到或聽說這個地名的時候,他們也許不會知道這個地方和他們有關係,他們也許不會知道他們的先人來自這個地方。想到這裏,會感覺怪怪的。



每一次回多衣樹上墳都要去兩個地方,先去大塋(祖先所在的地方),再去相反方向的一座小山。那裏有外公的爹和媽。外公的媽媽是在外公九歲時生孩子難產死掉的,家族裏的認為這是不吉利的事情,叫“吃飯”死掉,於是她就沒有資格葬在大塋裏,而被族人拋棄在了這座小山上。我又想起了《祝福》裏有一個詞叫“謬種”。中國有句話叫“死者為大”,外公媽在死的時候承受著痛苦,死後又遭到了無聲的歧視,她算是一個可憐的女人。

村裏越來越衰敗,年輕人大多都出去了,去城裏或是更遠的地方,他們大多數都在做著尊嚴和權利很難有保證的工作。不過,對他們來說,總比做農民要好一些。一般地,幾年後,他們會帶著幾萬塊錢,回到村裏,蓋幾間房子。總之,我發現,祥雲人,不管你有錢沒錢,畢生的夢想,就是有一點房產。年輕人走後,村裏便只剩下老人和小孩了。所以這幾年我總覺得多衣樹蕭條太多了。



清明節假期,我們家突然沒有了網絡。打了10000號,聲訊小姐說次日早晨會有中國電信的工作人員來幫忙檢查。於是,第二天早晨,真的,我還在睡覺,就接到了他們的電話,詢問了我家的地址後,他說馬上來。幾分鐘,又接到了他的電話,他非常客氣地向我解釋了網絡連接失敗的原因,是因為我家所在的地方在改造線路,他現在來也無濟於事。然後又說了一串抱歉之類的話。我很驚訝,咦?中國點心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專業了?我跟他講沒事,麻煩他了。他竟然說:“應該是我們說謝謝。感謝你們的對我們的支持與理解……”啊。。。我聽著是不習慣啊。又過了一下,10000號打電話來詢問具體情況,核實是否祥雲電信真的來人了,然後問我對他們的服務給滿意。對於這件事我挺震撼的,對中國電信的印象越來越好啦。



那天晚上十點多,不算晚吧。我突然想吃東西。於是就去到了燒烤城,自從它搬到遊樂園後,就很少有機會吃到燒烤。去到哪里,根本不知道哪家的的涮菜好吃。找了半天,都覺得一家都不順眼。我調頭去味美鮮-----關門,又去樣樣鮮----關門,再去了鼓樓小吃-----也是關門。一晚上硬是不要買倒樣東西。真的想問:“是不是祥雲經濟、中國經濟真呢是開始下滑啦?”啊,無論如何,2008 是困難呢一年。



SUMMER,LISA,我把《夕螢》帶到大理了。坐在我旁邊呢同學都在津津有味地看著你們的雜誌,甚至是在上課時。他們還驚歎“字個給四祥雲一棕呢學森搞呢?”我剛開始不確定你們是不是還在繼續刊行這本雜誌。在默默祈禱但願是的。但是發短信問L才得知它早就disappear了。失望,原本還打算參與一下呢。我想著如果我還在實驗3,我肯定會去幹像類似的事----辦雜誌。但是現在,環顧下四周的同學,我想著我的這個願望是不能實現了,而且自己似乎沒有時間了。心裏是一層薄薄呢淒涼。哈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4.17 (Thu) 10:57 [ 靜靜ㄉ ] CM0. TB1. TOP▲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erlinwall.blog21.fc2.com/tb.php/1-2a5487d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管理人の承認後に表示されます
10/28, 15:1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